涪风论坛-FuLing.Com

客服热线:400-800-3023

  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197|回复: 0

[转载精品] 从前的日色都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5 00:09:23 涪陵在线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从前日子都很慢,车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前几天看到个故事,很有这句话的意韵。

女主是大户人家的千金,如花似玉,还知书达理。
那会儿天下不太平,女主随父亲上任途中,坐在马车里,吃着点心唱着歌,突然就被劫啦。

女主长这么漂亮,落在乱兵手中,那下场可想而知。
乱匪:嘿嘿嘿。
女主默默从怀中掏出了**,觉着实力差距太大,又抿抿嘴放到了自己脖子上。

乱匪:???
女主深吸口气,心想那块点心还没吃完,好浪费呀。
就在**划下去的那一刹那,有人摸到了女主后面,一手刀切在女主颈上。
女主手一哆嗦,在脖子上划下道口子。

女主缓缓回过头去,就见到了一脸懵逼的男主。
女主:你干嘛呢?
男主小脸一红,抬头问乱匪说:我看你们不都是这么来一下,就能打晕人的吗?

乱匪叽叽喳喳,说不是这么搞得,来来来我给你示范一下。
于是又跑到女主身后,咔嚓一手刀。
女主:???
女主就晕了过去,自杀未遂,再次醒来时,已经出现在男主的房间里。
女主:……

男主是个羞涩的书生,族人因为饥荒起兵,他被裹挟其中,偶尔干点解救人质之类的活。

那些天里,男主常陪女主四处溜达,谈诗写词,看云卷云舒。
男主说,你父亲是官宦人家,不能死,你要等着你爹来接你。
女主笑了笑,说可我也留不住,我想留下来,就一定要融入你的族人之中,否则他们不放心的。

男主就红了脸,说不如,不如你嫁给我啊。
女主笑吟吟的看着他,说那不行,有时候名节比命还重要,对不对?
男主眨了眨眼,说没事的,我们名义上成婚,但不同床,到时候你爹过来我就跑,没人知道你曾经嫁过人的。

女主就笑得更灿烂,她说那你这是图什么呢?
男主看着女主的笑,挠挠头,说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很开心。
俩人傻乎乎笑了半天,最终在乱匪里结成了真夫妻。几个月后,朝廷派来的兵马到了,乱匪不堪一击,很快兵临城下。

城外刀光剑影,炮火连天,男主还在笑,说你别怕,你爹肯定也在外边,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。
女主沉默着,半点笑不出来。
男主眨眨眼,说娘子,你怎么了?
女主说,如果你死在这里,我还能回什么家呢?

男主勉强笑起来,说我怎么会死呀,我又不在前线,我还有浩然正气护持……
女主打断道:你是乱匪首领的同族,无论如何,都跑不掉的。
男主于是住了口,他低着头,半晌笑道:你是衣冠儿女,本不该随我了此残生,能有这么一段缘分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

女主慢慢又拔出刀来。
男主:???
女主说,你这人不行,我不想跟你过了,你想如果你死了,留我一个人活着,我多惨呀。不如还是我先死,你随后再来追我。

男主大惊,劈手夺刀,夺了一手的血。
女主手忙脚乱,又给男主包扎,良久屋子里才又恢复平静。他们彼此望着,突然都笑起来,男主说:你要活着,我也要活着,以后我们还要在一起。

女主重重点头,笑道:我如果能回去,今生绝不再嫁,你如果能逃得出去,那也不能再娶。
男主一挑眉,说那当然啦,你好好等着,你夫君一定会回来的。

那年城破,男主逃出城外不知所踪,女主被她父亲的手下所救,跟着她爹回到临安。
父亲当然想要女主再嫁,女主义正言辞,说若有天理,我夫君必不会死,何必再嫁?

父亲大怒,还不等发话,就看见女主无比娴熟的拿出刀来,横在自己颈上。
父亲:???
女主:略略路~
那父亲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由着女儿的性子来,说行吧行吧,希望那个兔崽子快点回来。

从前日子都很慢,车马邮件都慢,蹉跎了十年,两人彼此都无音讯。
女主的父亲领兵去过许多地方,她想,男主或许是再也打听不到了。
父亲有时也会劝她,说这也可能不是打听不到,你那小贼或许就是死了。

女主抿唇:他不是小贼,他叫范希周,有浩然正气。
父亲只能说好好好,他不是小贼,你先吃点点心,爹去处理公务。

那天来交接军务的,是广州的小将,父亲跟小将聊得很开心,得知小将三十多岁竟然还是单身,就又动了心思。
父亲回头劝女儿,说这小将很不错的,是岳飞手底下的兵,征杨么时冲锋在前,奋不顾身,又读过诗书,很般配的。

女主只怔怔出神,说爹,我今天听见你跟这小将说话,他声音我很熟悉。
父亲也愣,继而笑道:你家小贼是书生,这人是广州指挥使,你怕不是在做梦。
女主也失笑,说大概是我太想他了。

半年后,这小将又来交接军务,席间父亲问起,说怎么还没娶亲。
推杯换盏间,小将也有些醉意,他说其实我是乱匪出身的人,当年曾救下一个姑娘,与她相约,如果能苟全性命,彼此不复嫁娶。我从城里逃出来,更名换姓从了军,我想这世道兵荒马乱,我如果要找到我的姑娘,一定要杀出条血路。所以我跟着岳飞将军,步步都在前,步步不敢退,才有了今日。

父亲听得目瞪口呆。
父亲声音有点颤,说你那原本的名字,莫不是叫范希周?
小将一怔:大人怎么知道?
父亲突然大笑起来,一把拉过男主,拖着男主就进了后堂。彼时女主正在对镜梳妆,听到门外纷乱,抬头处,落了一地花黄。

男女主目光交汇,十年间的蹉跎坎坷,交融成两行清泪。
泪落如雨里,二人相视一笑,窗外云淡风高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申请表|涪风论坛 ( 渝ICP备11007558号   

GMT+8, 2018-6-25 17:47 , Processed in 0.036081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加速乐

渝公网安备 500102020001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