涪风论坛-FuLing.Com

客服热线:400-800-3023

  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362|回复: 0

[随笔] 有这么一对冤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31 16:20:32 涪陵在线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有这么一对冤家,年纪小的那个是书生,贼跳脱,喜欢吃,喜欢笑,还喜欢给人起外号。

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比如某次大吃大喝,得了痔疮,他嫌喝药太苦,又得禁酒禁肉,皱起个眉头就一副要哭的样子。

书生说,你杀了我算了。

家属就特别无奈,好在书生自己机智,看到药材的原料之后灵机一动。

书生说,要不然,我把这些东西做顿饭吧。
他眨着星星眼,家属们面面相觑。
后来,后来书生就发明出了茯苓饼……

简而言之,书生吃喝玩乐,什么都喜欢,大笔一挥,还能写上好文章。

比如他进京赶考的时候,写了篇文章惊动了主考官,里面有个典故连主考官都不知道。
主考官惊了,为了不丢颜面给了他高分,后来才偷偷去问他。
书生一本正经:这是沃·兹基硕德。

见主考官愣了半天,书生扬声大笑,主考官回过神来也跟他一起笑,觉得这小子贼有意思。

当然,这世上不可能全是主考官这样的人嘛。

比如我们的男二,年纪大点,为人方正自负,什么吃喝玩乐,一概没有兴趣,生平唯有两件事做。

一个是改革变法,一个是著书立说。

而书生偏偏要找麻烦,对男二干的这两件事都不怎么待见。
比如男二喜欢研究古人古文,对扬雄这个人物的诸多事迹都有怀疑。
书生就觉得这种研究贼没意思。

某次书生在宴席上碰见男二,就笑嘻嘻凑过去,说其实我也有个小小的疑问。
男二:哦?
书生很认真的问道:你说西汉真的有扬雄这个人吗?
男二:……

满座大笑,男二沉着个脸,这才明白自己好像是被嘲讽了。

如果只是这么点小事,其实男二还不至于放在心上。
但书生偏偏还看不惯男二变法,觉着操之过急。
男二什么人啊,自负,傲娇,极其方正。
闻言哼了一声,偏要这么激进得搞下去,搞出个成果让书生他们看看。

书生那个孩子气,当然不会眼巴巴看着啊,继续逼逼叨。
男二实在忍不下去了,把书生给赶出了京城。

男二心想,等朝局大定的那天,你们都得过来给我认罪。

那段日子里,男二也确实是拼,两袖清风,家无余财,上朝身上都带着股奇怪的味。
同僚问他这是怎么了,男二面无表情,说天天忙着改革,没工夫洗澡而已。
同僚:……

可惜男二即使这么拼,他的改革还是没捞到什么好结果,到后来他自己都被罢官金陵。
他罢官以后,接手改革的人更坑爹,以改革之名,行整人之实。
看不顺眼的,就径直搞死,罪名就是阻挠变法。

这种事书生能看得过去吗?
不存在的。
所以书生上疏,所以书生被抓,书生写的文章诗词贼好,全天下都有他的粉丝,定罪贼好定。
随便搞搞文字狱,书生就被关进去了,下令要他死,史称乌台诗案。

朝野上下,人心浮动,书生自己也很绝望,那段时间他一度对世界产生了怀疑。
这时候,男二站了出来。
也只有男二余威犹在,可以救他。

或许是黑到深处自然粉,又或许是俩人本来就惺惺相惜,但男二傲娇不愿理人,书生又孩子气非要男二别那么自负。

无论如何,这次男二挺身而出,书生还是出狱了。
书生被流放黄州,本来还是很郁闷的,没从绝望里缓过来。
但是刚到地方,立马就精神了,写了篇《猪肉赋》,核心思想就是:黄州猪肉好便宜啊!!!

然后,然后他就开始顿顿吃东坡肘子东坡肉,喝酒喝到长痔疮,像开头说的那样。

书生当然就是苏东坡,男二自然就是王安石。
后来俩人又在金陵重逢,苏轼帽子都没带,就去屁颠屁颠找王安石玩。
等见了王安石,才想起来这样似乎不太好,嘿嘿一笑,说我无礼了。

王安石就大手一挥,说礼法岂为我辈设哉?
俩人对视良久,一齐扬声大笑。

那段日子里,俩人喝酒泛舟,谈诗论文,相互吹捧,王安石说不知再过几百年,才能有你这样的人了。
苏轼吹得比较婉转,给王安石取了个外号叫野狐精,夸他文章奇绝。

王安石:你说,你是不是就是在嘲讽我有味?
苏轼: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。

那段时间,俩人玩得贼嗨,后来支持变法派的皇帝死了,苏轼又被叫回京城,但苏轼其实不是保守派啊,他也支持变法,只是不支持那么激进。

于是又被贬官,这辈子他都没学会从俗浮沉,后来又被贬到了海南。
本来,他还是郁闷的,直到他发现了海南的牡蛎。

苏轼给他儿子写了封信,说儿砸,牡蛎太好吃啦!!!你千万别跟朝里人说,说了他们肯定都来海南跟爸爸抢哒!!!

儿子:……

不过你如果觉着苏轼只顾着吃,那也不太对。
这货在海南讲学,培养了一大批人才,他去海南之前,那地方没出过一个举人、进士,他给教出一个来。他离开以后,又成批成批中举。

这人的段子太多,讲是讲不完的。
只是有一件事,让人很是唏嘘。 那年男二死了,正赶上朝廷保守派当政,故旧门生没一个替他说话,仿佛这人从没存在过。  苏轼站了出来,一封奏折直达天听,言辞恳切,这才给王安石讨来了一个谥号。 或许有人会问这值得吗,乌台诗案你经历过,不害怕吗? 苏轼当然怕,怕得要死,但老王这辈子就算没有劳心劳力,两袖清风,那也永远是我心里的野狐精啊。 哪有功夫想值不值得呢?    那些赤子之心,少年人对世界的热忱,历经磨难,世恶道险,我可还一点没丢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申请表|涪风论坛 ( 渝ICP备11007558号   

GMT+8, 2018-2-21 01:46 , Processed in 0.028377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加速乐

渝公网安备 500102020001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