涪风论坛-FuLing.Com

客服热线:400-800-3023

  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139|回复: 0

[转载精品] 如果能重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5 14:07:32 涪陵在线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翻史书的时候,有许多人想嫁,有许多人想娶,还有许多人想和他做朋友。
唯独有一个人,我特别想成为他。

前几天准备写他,说从前有诗人,文学家,结果此人就半夜托梦,拔剑横在我颈上,说你丫才是文学家,你全家都是文学家。

我:???

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,说从前有个装逼犯。
为什么说他是装逼犯呢?湖州一位复姓迦叶的司马有话要讲。

那天迦叶司马在酒楼碰见了装逼犯,觉得装逼犯气度不凡,长得也帅,想跟他交个朋友,于是就问他,高姓大名呀?
装逼犯来了劲,淡淡一笑,说湖州司马何须问,金粟如来是后身。
按佛教里的辈分,金粟如来乃是迦叶的师伯。司马就很懵逼,什么情况,我就问一下你叫什么,你上来就说,别问啦,反正下辈子我是你师伯。
司马:???

除了嘴上文章了得,这位装逼犯还贼不在乎钱,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数字,呸,连数字都算不上。
作为一个移动的ATM机,别人吃饭花钱,他吃饭可以花笔墨。
提诗一首,就能随随便便吃霸王餐,老板还感恩戴德。

有人就问了,说你的银子呢,你那么多达官贵人当粉丝,银子都去哪了,何必提诗混饭呢?
装逼犯淡淡一笑,说:昔东游维扬,不逾一年,散金三十余万。
三十余万是什么概念呢,折合一下,大概也就八九千万人民币吧。
这人的许多朋友,都非常想骂他。
但一个人能在一年之内,花光将尽一亿,不得不说的确非同凡响。

那这些钱装逼犯都拿去干嘛了呢?
嫖。
风雅一点讲,是携妓同游,带着妹子到出去浪,四处寻好酒去喝,好景去望。

那天他带着个妹子去找谢安,谢安当时正躺在坟堆里。
装逼犯就开始了他的表演:携妓东土山,怅然悲谢安。我妓今朝如花月,他妓古坟荒草寒啊。
可怜呐,可怜。

谢安:???
谢安:你揽着个妹子,就是特地来我坟头蹦迪的?

装逼犯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或许是他太有钱,又太不在乎钱,连带着,也不在乎朋友的钱。

有次在朋友家里喝嗨了,发现朋友家的酒没了。
这就很气。
于是这货看见朋友家里有什么,就都让他家孩子拿去换酒。
朋友脸都绿了。
那天朋友家里值钱的东西,究竟有没有被拿去换酒不为人知,但朋友仍旧还是朋友。

毕竟装逼犯虽然喜欢拿朋友的钱挥霍,但朋友的事,一向也都当成自己的事来办。

比如有个朋友死了路上,是他背起朋友的尸骨,走了上千里,送朋友回家乡安葬。
那一路上,想必装逼犯还是会喝酒,桌上放两个酒杯,对面长椅就是朋友骨灰。
对酌饮酒,长笑高歌,宛如朋友仍旧在世。

这样的人,全天下都是他的朋友。
更何况,他还仗剑杀人,行侠仗义,踏遍了九州河山。

那年他在并州,军营外见到个汉子,正坐在囚车里,即将被开刀问斩。
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,说这个汉子是在囚车里被押送进京,反正都是要被开刀问斩。

汉子凛然不惧,阴沉沉的天空下,汉子目光如火,烧出来的都是不平气。
装逼犯一拍大腿,说这人我救了。
于是拔剑振声,劫囚车,闹法场,亲自去找将军说情,最终把汉子留了下来。
许多年后,这个汉子南征北战,在帝国最大的一场叛乱中力挽狂澜,救苍生于水火。
汉子叫做郭子仪。

至于那个将军为什么会给装逼犯面子,除了装逼犯粉丝遍天下之外,还因为装逼犯当过官,皇上还很赏识他。

有多赏识呢,大冬天的,给装逼犯派了十几个宫女,专门给他呵笔。
我:……
我猜宫女们其实还都很开心。

当然装逼犯更开心,他这个人一开心就要喝酒,一喝酒就要喝醉,只不过他喝醉的不同常人,“与不醉之人相对议事,皆不出所见,时人号之醉圣”。
醉圣你怕不怕?

反正我是服的。

只可惜装逼犯这么跳,在江湖里是朋友遍天下,在朝廷里就会得罪诸多小人。
装逼犯有大才,他也想建功立业,但有些时候吧,建功立业,就得低头弯腰,就得先成为你不想成为的样子。

装逼犯长笑一声,说我偏偏想站着,还把功业给立了。

这不是做梦呢吗?

装逼犯也知道,这个世道不是刘备诸葛亮那样,君臣相知,托付一生,还能建功立业。
所以装逼犯就辞职不干了。
贼果断。
后来天下大乱,真有个王爷三顾茅庐,非要请他出山,他有感这份恩义,还是去了。
心底里始终放不下对建功立业的期待。

可惜,这王爷比较挫,折腾了两天就被灭了,装逼犯也差点被人砍死。
还是郭子仪,那个他曾经救过的大汉,拼命救下了他。

其实纵观装逼犯这一生,他还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文人,只是他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也非常清楚这个时代给不了自己。
不像那些失意的诗人,偶尔情绪到了,便有深闺怨妇姿态。

那年,装逼犯骑着青驴喝着酒,醉醺醺的路过华阴县衙。
县令是个好面子的人,说大胆,竟然敢在衙门前面骑驴,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!

装逼犯笑着,拿写诉状的纸写了两句话上去。
“曾令龙巾拭吐,御手调羹,贵妃捧砚,力士脱靴。天子门前,尚容走马;华阴县里,不得骑驴?”

县令大惊失色,再看,装逼犯已经长笑数声,骑驴而去。
有句话县令没来得及问,他说你为什么这么吊,你凭什么呢?
其实不凭什么,因为他是李白,青莲居士谪仙人,酒肆藏名三十春,李太白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申请表|涪风论坛 ( 渝ICP备11007558号   

GMT+8, 2018-2-21 01:43 , Processed in 0.026463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加速乐

渝公网安备 500102020001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