涪风论坛-FuLing.Com

客服热线:400-800-3023

  找回密码
 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75|回复: 4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散文] 说时依旧七月

[复制链接]
 
连日的沉闷天气,令人烦闷不已,今天终于爆发了,雨水像山洪爆发般,从天上倾盆而出,冲走了沉闷,冲走了烦恼,人顿时感到畅快淋漓,轻松自在。

    窗外,大雨还在下着。躺在沙发上,懒懒的望着外面,静静地看着唰唰唰的磅礴大雨,听着音响里放着的“好妹妹乐队”那首透着淡淡忧伤的爱情民谣《说时依旧》。

    “好妹妹乐队”唱的这首《说时依旧》民谣,是台湾作家三毛在自己情感荒芜的季节里,在台北的街头,一次不曾想到的邂逅,偶遇当初的恋人。尔后作的一首歌词,原唱是台湾歌星林慧萍,但我更喜欢“好妹妹乐队”那缓缓的略带忧伤歌声。

    这虽然是首有关爱情故事的民谣,可忧伤的情调,倾诉式的慢吟,俨然是对过去的一种感怀。听着听着,不由勾起我对一些往事的回忆。

    目光落在墙上那幅大学毕业时画的油画《赶路》上,让我想起了和同学去云南采风时的一些偶遇和见闻。

本文作者油画作品《赶路》

    当年为完成毕业创作,班上的同学三三俩俩结伴而出,朝各自选定的地方出发,去采风和收集创作素材。于是,我也和班上唯一的女同学欧阳一起,结伴同行。我们背上行囊,坐上南下的火车,去云南采风。

    我和欧阳这次云南之行,颇有点冒险的色彩。

    为了节省钱,我们买的是硬座票。现在也记不清坐了多久,至少有一天一夜吧。一路上火车走走停停,因此晚点了六个多小时,到昆明站时已是凌晨两三点了,错过了先前到昆明的一位男同学来接站。

    怎么办?三更半夜的没法联系男同学,我和欧阳都是第一次到昆明,那时不像现在,有电话可以随时联系。没办法,我们俩只有硬着头皮,跟着在火车上认识的两兄弟,他们走哪我们就走哪,最后来到一个交通旅馆,可已半夜时分了,铁栏杆大门紧锁,怎么喊叫都没人起来开门。最后我在那两兄弟的推拉帮助下,跟着他们翻门而入。进到院子里,那两兄弟对我们说,你们胆子还大呢,就不怕我们是坏人吗?也不知怎么回答,我们只有无奈地说,都已半夜了,没办法呀!之后去敲登记室的门,可服务员睡得正香,任你敲门就不起来。我们只好就各自去查看,哪是女房客住的房间,哪是男房客住的房间。我们推开一大房间,正好是有十个床位的女客房,我们摸索进去,还好剩有一个床位,于是我和同学欧阳就挤在一个床上,合衣而眠。

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也没有和那两个好心的兄弟道别,也没等其他人起来,我们就赶紧离开了。现在想起还是有点冒险,幸亏遇到的两兄弟是好人!

    离开交通旅馆后,我们按照男同学留的地址一路找去,最后终于与同学会合了。其实那一夜,同学和他的亲戚因没接到我们,担心我们的安全,是在焦虑和不安中度过的,如今想起也心存感激。

    接着,我们三同学离开昆明,乘坐大客车,向神奇的西双版纳奔去。公路两旁群山连绵,树木茂盛,风景宜人。汽车从山脚到山顶,再从山顶到山脚,循环往复,在山路上盘旋。沿途风光旖旎,热带风光随处可见。

在原始森林里
沿途我们到了云南的大勐龙、小勐龙、打洛等地,领略了当地奇特的风土人情。那里很多地方是汉族和傣族、哈尼族、苗族、藏族等少数民族混居,她们的民族服饰很漂亮艳丽,女子长得都挺好看的,男子也长得很有型,许多生活习惯也很独特。哈尼族背包的姿势奇特,不是用肩是用头背,即将包包绳子放在额头上。傣族女子生了小孩也不坐月子,可以下水洗澡,是男子坐月,女人在家什么事都不做,很享福的。

        在途中我们结识了一个小伙子,他姓钟,我们就叫他小钟。下车分别时,告诉我们他家住在版纳州橄榄坝,那里有原始森林。我们从打洛采风完后,就按他留给我们的地址,坐车向橄榄坝走去。但无直达橄榄坝的车,中途我们只好下车走路去。烈日下,我们背着行囊走了很久,很是疲惫。在大青树下,我们等到一辆路过的拖拉机,师傅同意送我们一程,当坐在拖拉机大轮胎上的位子时,那感觉就像电影《虎口脱险》里的嬷嬷乘上卡车成功脱逃一样,很爽很爽。
    我们终于找到了小钟。他们家在橄榄坝还小有威望,因他哥哥是当地小学的校长。说起话来慢吞吞的,还有点装模作样的老式酸文人的感觉,但是为人很忠厚热情。他老婆倒是个很直爽能干的女人,做事麻利,风风火火。不一会就出去砍了几个菠萝回来,不一会又煮了一桌子饭菜。这次是我第一次吃菠萝,第一次吃非洲鱼。水果新鲜香甜,饭菜清香可口,很是难忘。

    当晚饭后,小钟用摩托车带着我们去外面转转,我们四个都挤在一辆摩托车(严重超载),我们去了几个老知青那里耍。他们中有些是重庆知青,可能是老乡,他们对我们特热情,像见到久违的亲人般。

    这些老知青扎根西南边陲很多年了,都已在那里安家落户。可我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岁月的沧桑,感受到他们经历的磨难,经历的艰辛,经历的痛苦,经历的无奈!只是他们的灵魂,似乎早已融化在这片热土里,变得淳厚,变得真实!

在原始森林采伐工的木房里

    当晚,在这片热土上,我真真切切感受到那夜空的空灵。泛着黑夜的蓝天,满是闪烁的星星,明月高悬在天,没有一丝云雾,感觉触手可及,却又那么遥远。月光下是一片一片的橡胶林,四周很静很静,仿佛映衬着老知青们不尽的相思和寂寞……

    第二天,我们在钟校长的带领下,进入原始森林体验。踏进森林那一刻,顿感空气潮湿而清新,树木葱茏,形状怪异。有许多大树要好个人才抱得了,参天大树遮住了整个天空,偶有阳光从树的空隙中蹦出来,形成一根一根的光柱,光芒万丈,很是迷人……

    我们游走在森林里,感受着森林的原始,森林的神奇,森林的迷人。我们偶遇一伐木工的小木屋,在憨厚淳朴的伐木工的邀请下,我们进去小憩一下。我们在森林环绕,鸟儿鸣叫,阳光沐浴的神仙似的环境中,喝茶聊天,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
在哈尼族人家作客

    从原始森林出来,又带我们到哈尼族的一户人家里去参观作客。哈尼族建造的房子都是木制结构,外观是圆形的,造型美观,分上下两层,下面这层四周是畅通的,一般是牧畜在那歇息。第二层就是主人住了,最为神奇的是,整个建筑没用一颗铁钉。走进去才发现圆屋很大的,没有灶台,席地有个石槽,在石槽上方有一鼎罐,就在那里面煮美食,好像是熬的鱼汤,还有一些野菜,吃的竹筒饭。我们拿着用竹子做的长长的竹勺,舀起鲜美的鱼汤,虽没放任何香料,可味道美级了!就这样,我们享受着鲜鲜的鱼汤,带竹叶芳香的米饭,味美的野菜,其间的美感至今难忘……

    这次我们只是短暂的逗留,匆匆的体验,但对钟氏兄弟的淳朴、厚道和热情心存感激,不会忘记他们,也不会忘记一路走来的一切。

    从云南返校后,我就画了两幅带有云南民族风情的油画作品——《赶路》、《哈尼族少女》。

本文作者油画作品《哈尼族少女》

    虽然我没有同学画得那么出彩,表现得那么优秀,但我依然不乏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。崇尚杨绛先生说的“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争我都不屑,我爱大自然,其次就是艺术……

    彩云之南,神奇的云南,多彩的云南,迷人的云南,想念那里的人、那里的山、那里的水、那里的云、那里的风、那里的树……

    很多很多,说时依旧……

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鲜花鲜花5 鸡蛋鸡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 楼主| 发表于 6 天前 涪陵在线 | 只看该作者
 
要深入到寨子里才能感受到的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摇椅
发表于 6 天前 涪陵在线 | 只看该作者
 
感觉我去的云南没有你那种乡土人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发表于 6 天前 | 只看该作者
满满的全是回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申请表|涪风论坛 ( 渝ICP备11007558号   

GMT+8, 2018-7-16 03:08 , Processed in 0.033852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加速乐

渝公网安备 50010202000101号